一眼回眸,註定一生情牽;一曲離殤,莫問曲終人聚散。

那片相遇的海,早已經沒有了你的身影,而我卻思念至今。你曾說過,我們就這樣就很好,縱然我們之間隔著千山萬水。可是,如今的你去了何方?是誰,將誓言輕付?又是誰,將謊言一生收藏?

書上說,每個人的心裏都有一個念念不忘的人,這個人是你魂牽夢繞的人,但卻永遠不可能在一起。寄君一曲,不問曲終人聚散。

曾經以為,你會是我今生最美麗、最默契的際遇。我將一抹柔情,幾縷輕愁,都醞釀成筆尖的文字,任憑甜蜜憂傷只為一人;曾經以為,那份刻骨銘心的感覺,是永遠也抹不去的。那份相知相惜,會是流年裏最溫馨的回憶。直到後來才知道,時間真的可以抹平一切。即使,我一直在等待,等待一個沒有歸期的諾言。那些流年裏紛飛的誓言,無一不在嘲笑著我的癡心與幼稚;曾經以為,你至少會是我生命中過眼不忘的藍顏。我們可以永遠守護著一份屬於我們最美麗最獨特的空間,有著足夠的默契,有著足夠的信任。但你卻用一場冷漠回應了我所有的熱情。

寄君一曲,不問曲終人聚散。只是,明明早已經選擇了放棄,為何心依舊會痛。原來,不愛比愛更難,不見比見更難。有時候,總感覺我們離得很近,可又離得很遠。傷心的時候,我總習慣抬起頭,看看那片藍色的天空。依舊記得,記得你說過的話語。你說,你喜歡天空的顏色。以前的我總在那方天空中尋覓著甜蜜,如今的天空為何也染上了憂傷的淚,一點一滴都落在了我的心上。猶記得你說,願意用你三生的煙火,換的我一世的迷離。當時我只當是誓言,後來方知不過是一句戲言。說的人忘了,聽的人卻入了心。我終只是你紅塵的過路人,只是不小心戀上了你曾經的溫柔。

一個人的獨角戲裏,一個人詮釋著另一種精彩。誰曾想,一個轉身,早已經滄海。我隔著紅塵的距離,靜靜的凝望著我們之間所有的過往,甜蜜而憂傷。一直以來,總想著將最美的,最真的祝福送給你。縱然隔著千山萬水的距離,亦會癡癡的企盼。只是,這份默默地陪伴或許不是你想要的,亦不是最貼心的。所以,我們只能遠離。紅塵這一遇,你是否會偶爾想起有一個我,曾經給過你一份最真的祝福。或許,緣深緣淺,真的只是一場宿命的輪回。前世的因,來世的果,錯在了今生的相遇。十指在鍵盤飛舞,我用另一種方式記載著我們的過往。多少愁緒,凝結成詩,糾纏在流年裏,徘徊著。

林徽因說過,有人說,愛上一座城,是因為城裏住著某個喜歡的人。其實不然,愛上一座城,也許是為了城裏的一道生動的風景,為一段青梅竹馬的往事,為一座熟悉的老宅。或許,僅僅為的只是這座城,就像愛上一個人,有時候不需要任何理由。沒有前因,無關風月,只是愛了。

只是愛了,有些感情,因為太真所以無法雲淡風輕。一路走來,只願靜靜地伴著你,看你憂傷喜樂;只願默默地守候你,共一片天空,地老天荒不訴離殤。

寄君一曲,不問離散。時光的深處,總有那麼一個人是你一生的暖。不求相守,只緣遇見。明媚憂傷,淺淺收藏。淡淡的思念,淡淡的憂傷,唯美了一段靜謐的時光。你總說,你不習慣等待。但你可知我的等待又有多少?等待,等待你的轉身,等待,等待你的駐足。哪怕,你一個小小的回應。我,放下了我所有的驕傲。我所有的等待,只為了你的一句懂得。人們總說,有心的人,相隔千裏也會牽掛對方。無心的人咫尺亦是天涯。不是蝴蝶飛不滄海,而是滄海的那一邊早已經沒有了等待。

寄君一曲,不問曲終人聚散。若有來世,請你莫將我錯過;若有來世,請你離我近一點,可好?若有來世,請讓我生活在一個你許允我的傳奇裏,可好?

寄君一曲,不問離散。寄君一曲,但得淺笑安然。